心理创伤可能只是藉口⋯⋯从阿德勒心理学思考 4 个「最痛的幸

「人生没那幺困难,是你让人生变得複杂了,其实,人生非常单纯。」

日本哲学心理作家岸见一郎、古贺史健的着作《被讨厌的勇气》近几年在亚洲刮起炫风,直到现在还是有很高的讨论热度。其中提到的几个阿德勒心理学的观点,很值得我们参考。

1. 心理创伤可能只是藉口

「因为童年时不被父母疼爱,我现在才这幺没自信。」「因为我个性内向不善交友,所以到现在一直没谈恋爱。」我们经常以「因果论」来解释自己现在不幸的状况:因为过去有这样的心理创伤,或因为某个先天的特质,导致现在我们有悲惨的人生。

然而,阿德勒对于因果论却不以为意,所有不幸应用「目的论」来解释:「我之所以没自信,是因为我想让自己没自信,好让我可以把一切挫败怪罪于我的父母。」「我无意识或有意识的让自己变得不善交友,好让我交不到男女朋友这件事有个台阶下。」

由于过去和先天特质无法改变,若你相信因果论,那注定拥有悲惨的命运。 但若你相信目的论,那你就有改变人生的「决定权」,只差在面对挑战的勇气。

2. 课题分离:人际关係中的最佳距离

阿德勒主张所有的烦恼都是来自人际关係,而之所以产生烦恼,是因为没有做好课题的分离。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课题,不应介入彼此。例如 A 如果讨厌我,那是他的课题跟我没关係,又例如自己的孩子不爱唸书,那也是孩子的课题,我们可以引导他们,但不该逼他们照着自己的期望去做。 如何判断课题是谁的?可以想想这件事决定的后果是由谁来承担。

过近的距离,就像两只刺猬一样,只会互相伤害。我们生在这世上不是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

3. 自卑感人人都有,只是利用方式不同

自卑感存在于人的天性中,无论再有自信的人,都难以完全没有自卑感。然而每个人利用自卑感却不相同,也正是利用方式,决定自卑感带给你的是负面影响还是正面影响。

有的人因为自卑感而拥有较低的自我价值感,认为自己就是比别人差。有的人把自卑感当作武器,透过贬低别人、诋毁别人来获得优越感。 但也有人为了克服自卑感,因而追求卓越,让自己变得更好。

4. 人际关係中,该在意的不是他怎幺看我,而是我能贡献什幺

虽然阿德勒主张课题的分离,但不代表每个人都要独来独往,各过各的生活。反之,我们应该要有社会意识,小至「我跟他」,大至「我跟这个社会」,当放眼更广大的人际关係,你会发现很多人际关係的烦恼,只不过是杯子里的小炫风那幺微不足道。

而「贡献感」正是幸福的来源:我可以为他做什幺、我可以为这个社会做什幺,从贡献中你可以找到自我的价值。 不过这里指的贡献,可不是下对上的「讨好」。阿德勒强调「横向关係」,无论是对长官、对下属、对父母还是对孩子,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伙伴而不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