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急二叔公(上篇)‧当铺代代传万盛昌旺‧诚信负责眼光利当铺,又称押店或典当行,在粤港地区又曾叫做二叔公。典当业是向抵押私人物品(不动产除外)的人提供资金週转的行业,一般按抵押品的实际价值打折扣借钱,并约期赎回。槟威当商公会主席拿督蓝武昌就生长在一个“当铺世家”,他的外公和槟城闻人父亲蓝仲友都是当铺出身,现今他儿子更延续了他的事业,蓝家的万昌当铺目前已进入了第三代。“在当年,还是英国人统治的时代,我们的家族已开始了当铺生意。我见证了当铺行业几个时代的变迁,我们的当铺更曾被爆窃两次。”他说,从事当铺业的父亲是个相当重信用之人,虽然父亲受教育不多,但看钻石和钻皮的眼光绝对是一流的。父亲对典当的专业,在他心目中无人能及。槟城已故闻人蓝仲友,于1951年发起组织当商公会,并是历任主席。他一生中最热衷典当事业,而他的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也都保留和延续了他的意愿和信念。他虽然已离世40载,但他的儿子拿督蓝武昌却把他当年一手创办的万昌当铺搞得有声有色,并也和当年的父亲一样担任槟威当商公会主席。目前当铺也由蓝仲友的孙子接管,蓝家的当铺生意从开业迄今已经进入第三代。“我的父亲虽然受教育不高,但他曾在新加坡从事了相当久的当铺行,有着丰富的典当经验。娶了我母亲后,就和任职中医师的外公合伙开了万昌当铺,我自幼就跟着父亲在当铺店打转,很自然的,和哥哥就跟着父亲入了这行。"当铺最讲求信用现年67岁的蓝武昌在1975年自澳洲毕业回来后即接管父亲的当铺生意,他说,当年的当铺经营者都是住在店铺的楼上,记得他和哥哥常常是半步离不开当铺,一天三餐父亲都会请专人到家里煮食,如今回想起来,也是一段美好有趣的时光。“做当铺最讲求的就是信用,否则就没有现在当铺业的存在。当年的当铺经营者多是大埔客家人,我们也是客家人,后来广东台山人也开始加入这一行,而今已没有籍贯之分了,任何人都来分一杯羹。"蓝武昌和哥哥于本地学府毕业后就被父亲送去澳洲深造,他选读经济系,原本想另闯一片天,然而,最终还是决定和哥哥一起接下父亲的生意。“很奇怪,父亲对当铺行业有非一般的天赋,他没唸过多少书,但那金饰珠宝是真是假还是有问题都逃不过他的慧眼,而且是非常重信义之人,我们从小就在这样一个环境教育中长大,或许多少也延续了父亲的细胞吧,我们一接手,就得心应手。"他说,父亲一生人热爱他的事业,就算到了晚年也还是坚持到最后,直至病逝。为嚐榴槤当掉心爱纱笼“从小,我父亲就告诉我们,经营当铺最重要就是诚信和负责任,人家的物品只是暂时寄放他们这里,一定要好好保管,父亲的这些话至今都一直铭记在我们脑海里,并以这信念经营至今。"他说,父亲开创当铺时还是英国人统治的时代,而他已经历了当铺业的几个时代,感触很深,他说,那时的市场需求和当商法令和现今都有很大的不同。“以前的当铺甚幺都可以当,那个年代不同,需求也不同,经营手法当然也不同。"他说,在老百姓生活得最艰难的时代,很多人为了一口饭,家里任何能用能当的都会纷纷拿到当铺来,有人甚至为了一嚐榴槤滋味,还真的不惜忍痛把平日穿戴的心爱纱笼当掉,等待他日再赎回来。“在我父亲经营的那个时代,任何物品都可以拿来当,因为那时大家的生活都不好,二手货物容易出手非常好卖。但如今,所有的当铺都只做金饰、珠宝和名牌手錶的生意,其他的物品包括古董一律都不接收,这是我们公会在会议中一致通过的决定。"他说,在那个时代,当铺可是非常热闹呢,每天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拿着各种各样的二手物品来当,一旦在六个月限期内没赎回,就会有二手商家来买货了。“我们最常见的就是拿着裤子、皮衣、鞋子、钢笔来当,但太旧的,我们也没办法收。也有一些比较常见的,就是拿着脚车、相机或车衣机来当,在当年,这些都是贵价货哦,不过,大多数都是有当有赎,而有当有赎也是比较健康交易。"助救急“如果没有当铺,没能力的人更得不到银行的帮助,穷苦人家该何去何从?"这是蓝武昌能把这事业进行到底的最大原因。他说,目前的槟州有近30家的合法当铺,全国约有300间,在很早以前只有区区的20间,这些当铺大部份都生存至今。“从2003年开始,槟威两地忽然大量增加很多当铺,教人眼花缭乱,当中不乏非法当铺,这是以往不会见的状况,让我们这些老行家的生意大受影响。"同时,金价也不断在上升,50年前一两金的市价是百多令吉,现今一两要6000令吉,他都见证了这些时代变迁的风貌。“我们都持有二手的准证,以前所有没赎回的物品都会摆放在当铺店外出售,但现今,二手货物已经没有市场,所以,我们也不接收了。"通告书蓝武昌说,现今製约当铺的当商法令有些更改,譬如,以往六个月期限到期我们不会以书信通知借款人,但现今必须写通知书。“客户的赎典限期即将来临时,我们一定会先去信通知,再有,以前的单子上都不会注明金饰的重量,但如今都会详列。"此外,以前经营当铺生意,是要每三年投标一次,但现今的处理方案就是得申请准证,然后警方会来调查当铺主人的身份背景,除了不能有任何案底,更得考量当家是否有充足的资金来经营。“时代一直在变,我们也得不停地跟着时代脚步前进,我们常常也得到国外考察,譬如去外国参考专家如何破解假钻石,我们也得求知求变,方可以在这个品流複杂的环境里生存。"辨真假目前犯罪手法纷有奇招,但蓝武昌说,科技发达,只要有充足的资金购买先进仪器,也有办法可以破解和分辨真假。“但往往还是得靠经验,像我们这种做了数十年的老行家,只要将一把金饰提上手,马上就会知道是真是假,单凭目测也能分辨那是属于甚幺金款,想骗我们真的很难。"蓝武昌说,如果觉得有可疑,他们可以要求用锯子把金饰锯开,又或者用黑石头磨它,如果是真的金,它的粉就会沾到这石头上。这就是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了!“滴一点镪水也马上可以分辨是否假货,如果变黑,就不是真金。"他说,黄金其实都有打字号,很容易分辨,但如今,也有假的字号,这些都得靠经验断定。“有些所谓的假货是仿造品,我们就很少碰过,都已很熟这行了,但拿到贼赃就真的很难避免。"上庭作证也是当铺人家常要履行的义务,这是家常便饭的事。有保障蓝武昌常到外国考察和同业交流,曾在澳洲呆过几年。他说,在澳洲的当铺,最盛行典当寒衣,因为冬天一过,一件件的寒衣又厚又佔空间,根本没地方摆放,所以,他们最常拿到当铺去“借放"。外国当铺的管制法令和大马不同,他说,在外国,可以当车子、摩多,这些在大马都是不被允许的。“每个国家的法令和制度都不同,我曾也有意到国外开当铺,但经再三考虑后,还是觉得大马的法律有保障。"他说,施予当铺的法令非常严格,房契、汽车这些都不能典当,这是违法的,虽然他们也拥有二手商的准证。“每名客人来典当物品我们都会要求出示身份证,还得记录下客户的详细资料。如果发现有可疑,譬如对方的外在条件和他拿来典当的物品不符,我们都会问清物品来源,以防收到贼赃。"高风险当铺是个高风险的行业,所以得做足保安準备,除了买保险、保险库更有保安守候,然而,万昌当铺开创至今,还是难逃被窃的命运,而且还是两度被窃。“我的当铺儘管己做足保安设备,但还是被爆窃两次,一次是在1996年,另一次是在2006年,第二回的损失约有百万令吉。"蓝武昌笑说,每次保安系统一响,他们半夜也得飞车来店查看,可是,真正发生爆窃时,却不见它发警报,真箇把他们气死!他说,典当业是压力非常高风险也高的行业,同时还得具备非常专业知识,有充足的条件和资金才能胜任。“或许很多人都不看好典当业的前景,但只要用心好好经营,我觉得当铺业的未来还是有利可图的。目前我儿子也延续了我的事业,当然希望万昌在未来也有更好的发展。"他说,现今很多新创设的当铺店都以有限公司形式来经营,这也有好处,可找更多的人入股。你知道吗?当婴儿旧时的当铺业还有一个习俗,就是“当婴儿"(又称“当人"),这是因为一些父母害怕怀中的婴儿长不大,深信把孩子“当"了可保小孩平安。当婴孩的父母,都会事先与当铺联繫妥当,再把婴儿抱到押店,从柜台左边窗口将婴儿送入,由当铺的朝奉接住,再送到店主神台叩拜祭祀后由票台在四方红纸的“假当票"上写上“根基长养、快高长大"八个字,盖上挂角印,再在婴儿的衣衫上盖印,由朝奉将婴儿从右边窗口交还给他父母,最后当婴父母给朝奉送上红封包。整个“当赎"过程便告完成了。/副刊‧报道:林春连‧2012.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