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恩拾(温哥华安提阿教会牧师)

经文:启示录十四至十六章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路易师(C.S Lewis)曾这样写道:「世界终了时,人会被区分成两类──有一类人会对上帝说:『你的旨意成就了』;另一类人,上帝对他们说:『你的旨意成就了!』」

启示录十三章讲的是第二类人,他们「自己的旨意」成就了:慾望、富足、权力都到手,这群人是龙的跟随者。然而,还有另一班人,跟随羔羊,数目以「十四万四千人」象徵;终其生,他们对上帝说:「愿你的旨意成就」,并以此为认信直到生命结束时,这群人记载在启示录十四章中。

既是军队又是诗班的一群人
启示录第七章提到这个数字很大的人口,是敬畏上帝的以色列人。他们像是出征打仗的军营,盖了上帝的印记在额上。到了启示录十四章,约翰再提到同样数目的人口,性质则是唱圣歌的诗班──对上帝唱歌。两个描述,可能指同一群人,无论他们是活在旧约或活在教会时期,这群人既是争战的行伍,也是歌颂的乐团。以灵魂相许爱他们的救主,以生命为韵律歌颂上帝。

华裔篮球员林书豪,在刚进入美国职业篮球队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学习降服于上帝,认真读经和祷告,每天结束时,回到十字架面前,提醒我自己的身份是什幺,价值是什幺……?有许多事发生在生活中,但我必须确认,以正确的方式处理,我愿顺服。」这话是在2012年2月他的球队输给热火队后,在记者会上所说。

一个基督徒篮球明星,即或面对败仗,还是真心把荣耀归给上帝,不为自己的名声去忧虑成败,这是战士,也是诗班。有人问中国大陆全国政协发言人赵启正:「一个爱说『感谢上帝』的林书豪,可否到大陆打篮球?」他说:「感谢上帝,完全可以,完全没问题。」羔羊的跟随者可以在球场的胜或败仗里,向上帝唱新歌,表彰自己属上帝,任谁都得看见。

比起生活权益更优先的选择
十四章4节提到这批人「未曾沾染妇女…」——这是难理解的说法。旧约时代,打仗的人不亲近自己的妻子,不享受性生活。大卫和乌利亚都留下这样的纪录。夫妻同房,是天经地义的权利,但为了专心应付战事,军人放弃了合法的权益与生活。

羔羊的跟随者,是战士,不限已婚者或单身者,也不限男性或女性,乃是为了上帝的国度,放弃正常生活的权益。在心中,「愿你的旨意成就」更优先。

约翰看见天上令人兴奋的一幕后,又看见三位天使传递信息:
第一位说,福音要传遍给住在地上所有的人。十三章提到,龙曾制伏了「各支派、各民族、各语言群体、各国家」(十三章7节)。龙的势力虽然厉害,但福音的大能更大。「永远的福音」要传遍龙势力所及,或不及之地,就是「各国家、各支派、各语言群体、各民族。」(十四章6节)福音会被拒绝,但福音的能力,锐不可当。

第二位天使,让约翰看见大巴比伦淫乱之都倾覆。可怕的历程,到下面几章逐渐揭示。第三位天使预告,淫乱之城败落后,有大审判和刑罚降临。这预示世界的终了,得救者不是普世大众,却只限于愿意忠诚跟随基督的人。

英国甘力克牧师(Nicky Gumbel)在启发课程讲了一个故事,可作为十四章13节警人之语的注解:在加州一个大城的街上,一个人穿着T恤传福音,衣上印着:「我为耶稣做傻事,你为谁做傻事?」为耶稣做傻事看来傻,但一生劳苦的成果在上帝那里永远存留。

灾难存在神怜悯的目的
十五章到廿章,是一个关于世界历史终结的大预言。世界将迎见一连串灾难到来,开始走向终点。灾难不是意外,也不是世界失控,是在上帝掌控的进程中开展的。十五章的信息简要却清楚指出,灾难从天上圣所七位拿着七个金碗的天使带出来,而七个金碗盛满上帝审判的愤怒。

为何要有灾难?原因是十三至十四章的邪恶三一,在全地迷惑人拜撒但,又逼迫基督徒,太严重了。上帝给人足够的宽容和悔改时机,但是若再不处理罪恶,祂就显得不义了。然而灾害仍存在怜悯的目的:希望人从苦难中离开撒但、转向上帝!

启示录十六章的七碗灾,与古代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十灾形式相似,把这两厢做比较,有助于读者理解七碗灾。旧约的十灾是对法老政权的审判,为让以色列人逃出埃及得到自由,结果是摩西在红海边唱新歌。末日也是如此,七碗灾是审判撒但和敌基督势力,为使基督徒逃离龙、得自由。而结果将是得胜者也会在海边大大庆祝、欢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十五章3节)。

兽的政权终将瓦解
该如何理解十六章的经文?对学者们也是难题。是应按照字面意思理解?或它是属灵象徵的意思?很难决定,因此我们还是谨慎保留两者的可能性。

七碗灾(启示录十六章1-21节)跟前面七号灾(启示录八章6-21节;十一章15-19节)相似,特别是前四灾都很相近,受害遍及地、海、河、太阳/天空……就是人类生活的全部範围。

不同处是七碗灾展延在全地的範围,不只三分之一而已。第一碗(灾)造成地上兽的跟随者长疮。这可能指人们犯罪的结果,例如,性滥交的疾病。第二碗(灾)使海凝结,像死人的血,不知这是否指向地中海,或今日的南中国海。当海上经商命脉受到某种阻绝,不能使用的结果就是经济受重创,这是人们一直恐慌的事。

第三碗(灾)使河水有血,无法供应生命。第四碗(灾)是太阳炙热烤人:今天地上已有太多人,饱受地球温度上升,气候变迁的苦害,阳光伤人。这些灾是针对拜兽的人,但他们像法老一样,刚硬不会悔改。

第五碗(灾)直接对兽的座位发出大审判。有大黑暗临到兽政权,但究竟是怎样的黑暗?自然的或属灵的?无法确定。但「亵渎上帝」、「没有悔改」仍是灾害中人常有的反应。当上帝恩待人,人不见得会感谢归荣耀给上帝,只要遇到不顺利,就对上帝抱怨连连。第六碗(灾)倾倒后,开始了最后的战争,到十九章会讲许多细节。这个战争导致兽政权瓦解,基督的终极胜利来到。

末后日子勿过度关注邪恶
历史上有很多战事,是跨过枯竭的幼发拉底河打起来的,「河乾」,是战争爆发的预兆。基督的军队与兽政权大仗开打,有「三个污秽的灵」(启示录十六章13节)从龙口、兽口和假先知的口出来,做最后的迷惑,聚集人和上帝作战。

约翰提醒教会,这时候,圣徒要警醒预备基督再来,不要对耸动的新闻事件穿凿附会、过度关注。该关注的是再来的主,不是邪恶三一和牠的事蹟;教会要警醒预备自己,不要不穿上「公义的衣服」就去见主!

撒但的势力要云集,希伯来语说是哈米吉多顿,与上帝作战。「米吉多山」意思就是聚集之山,古代的战场。但那可能不是一个真正的地名,只是象徵。撒但要将各种贸易经济体或政治势力结盟聚集,与基督的军队会战。

牠能胜过吗?

第七碗(灾)倒在空中,掉下覆盖在列国上,影响所有人。这灾又是从「圣所宝座来」的,再度强调这出于上帝的旨意。灾的内容是「大地震」──人类历史没见过的大地震:一座「大城」断成三段。那与大城有关、「列国的城」也一同倒塌。海岛、陆上的山都不见了。这样的地震,远比地壳变动更令人惊惧,它乃是属灵意义的大震动。这样的地震,使罗马帝国的京都「大巴比伦城」面对彻底毁灭,凡与她连结的势力,都要断裂,消失。那是上帝的审判。

下二章会提到更多细节:罗马的罪恶在于她的骄傲,与撒但联合抵挡上帝,还有迫害羔羊的教会──这都是罗马的前车之鑒,古巴比伦帝国犯的罪。地上政权、文明与权势,若重蹈巴比伦的罪恶,就要受相同的审判。

约翰将几段经文用了文法上的过去式,却是指称未来的预言。在上帝来看,一切早就已经定了,也成了,我们只是等待肉眼看见而已!